娄师德
娄师德,生于公元前630年,卒于公元前699年,是郑州原武也就是现在的河南原阳人,是唐代初期著名的政治家和将军,曾经官至宰相,是不可多得的文武双全的大臣。因为他为唐朝所作出的突出事迹和贡献,而被唐德宗列入三十七个宰臣上等之一,与房玄龄和杜如晦等名臣齐名。 娄师德在二十岁的年纪便考取了进士,随后被任命为江都(即现今江苏扬州)县尉,因为政绩突出随后便升任监察御史职位。娄师德是文臣出身,但是他也曾经随军征战过。那是在678年,唐高宗命令当时的宰相李敬玄为统领,率军讨伐吐蕃,并在河南、河北一带招募兵士。娄师德挺身而出,前去应募。高宗十分高兴,便任命他为散朝大夫,跟随宰相出征。没想到宰相李敬玄对战事一窍不通,结果导致大败,手下的大将刘审礼也被俘。娄师德在这种危急关头,整备残存兵力,他陈说利害关系,以自己的雄辩之才说服了吐蕃将领论赞婆,解救了这次危机。他随后便被任命为中侍御史和河源君司马职位,主持屯田工作。后来在吐蕃侵犯河源军时率军迎战,八次作战无一败绩,完全展示了他作为将领的雄才大略的一面。   因为他突出的功绩,他曾经先后两次担任宰相的职位,这在中国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,足以看出皇帝对他的信任和器重。他在699年九月病逝于现在的甘肃靖远,享年七十岁,也算是寿终正寝。

早期事迹

娄师德二十岁时考中进士,被任命为江都(今江苏扬州)县尉,后累迁至监察御史。武则天的“安西之役”取得胜利后,才知道娄师德埋头屯垦的经济价值和政治意义。娄师德驻军边境,兵饷充裕,无须由内地调运粮草,武则天为此下诏褒扬。调他到洛阳来委以重任,为平章事。武则天说,我要你来当宰相,但你还得兼营田大使,“卿有文武材,勿辞也”。娄师德,郑州原武人,弱冠进士,“颇有学涉”,唐高宗时,颁发了《举猛士诏》,招募勇武之士,守边御侮,娄师德很想为国家做事,遂在额头缠上红帕,以文官身份应征入伍,“从军西讨,颇有战功”。高宗在接见他时,见他“身长八尺,方口博唇”,很有气度,授以朝散大夫,以示嘉赏。武则天主持朝政,也观察到他做事之深谋远虑,为人之沉稳有度,“后尝谓师德在边,必待营田,公不可劬劳惮也”。因此,“师德在河陇前后三十余年,恭谨不怠,民夷安之”。娄师德二十岁时考中进士,被任命为江都(今江苏扬州)县尉,后累迁至监察御史。

戍边屯田

678年(仪凤三年),唐高宗命李敬玄征讨吐蕃,并在河南、河北招募猛士。娄师德虽是文臣,却头戴红抹额前去应募。唐高宗大喜,任命他为朝散大夫,让他随军出征。

同年九月,李敬玄兵败,大将刘审礼被俘。娄师德在洮河收集散亡将士,后又奉命出使吐蕃,与吐蕃将领论赞婆会于赤岭(今青海日月山)。他宣扬唐朝威信,陈述利害,使吐蕃既敬畏又心悦诚服,被改任为殿中侍御史,兼河源军司马,并主持屯田事务。

682年(永淳元年),吐蕃入侵河源军(治今青海西宁)。娄师德率军在白水涧(今青海湟源南)迎战,八战八捷。唐高宗认为他文武全才,便任命他为比部员外郎、左骁卫郎将、河源军经略副使。

690年(天授元年),娄师德升任左金吾将军、检校丰州都督,仍旧主持屯田事务。他身穿皮袴,亲自率士卒开垦荒田,储积粮食数百万,使得边军军粮充足,不再受粮草转运之苦,受到武则天的嘉奖。

两度拜相

692年(长寿元年),娄师德被召回朝中,担任夏官侍郎、判尚书事,次年又拜同凤阁鸾台平章事,成为宰相。

694年(延载元年),武则天对娄师德道:军队在边疆,必须开垦荒田,您不能因此事辛劳而畏难。便任命他为河源、积石、怀远等军及河、兰、鄯、廓等州检校营田大使。后来,娄师德又改封秋官尚书、原武县男。

696年(万岁通天元年),娄师德被任命为左肃政台御史大夫、肃边道行军副总管,与夏官尚书王孝杰一同征讨吐蕃。三月,唐军在素罗汗山被吐蕃大将论钦陵击败,王孝杰被削官为民,娄师德则贬为原州员外司马。

697年(神功元年),娄师德升任凤阁侍郎、同凤阁鸾台平章事,再次担任宰相。不久,娄师德被任命为清边道副大总管,攻打契丹,后与河内王武懿宗狄仁杰一同安抚河北各州。九月,娄师德改任纳言,进封谯县子。

晚年生活

698年(圣历元年),娄师德充任陇右诸军大使,主持河西屯田事务

699年(圣历二年),突厥入侵,娄师德出任检校并州长史、天兵军大总管。同年九月,娄师德在会州(今甘肃靖远)病逝,终年七十岁,追赠凉州都督,谥号贞。

唾面自干

娄师德的弟弟被任命为代州刺史,临行之时,娄师德问道:我是宰相,你也担任州牧,我们家太过荣宠,会招人嫉妒,应该怎样才能保全性命呢?弟弟道:今后即使有人吐我一脸口水,我也不敢还嘴,把口水擦去就是了,绝不让你担心。娄师德道:这恰恰是我最担心的。人家朝你脸上吐口水,是对你发怒。你把口水擦了,说明你不满,会使人家更加发怒。你应该笑着接受,让唾沫不擦自干。

豺狼咬鱼

武则天曾颁布禁屠令,禁止屠宰禽畜。当时娄师德担任御史大夫,到陕西公干,吃饭时厨子送上一盘羊肉。娄师德道:皇帝严禁屠杀,怎么会有羊肉?厨子道:这只羊是豺咬死的。娄师德笑道:这只豺太懂事了。于是吃了羊肉。厨子又端上一盘鱼脍,娄师德又问。厨子又道:这只鱼是豺咬死的。娄师德斥骂道:你这个蠢货,豺怎么能咬死鱼呢,你应该说是水獭咬死的。

生性宽厚

娄师德曾与李昭德一同上朝,因身体肥胖,行走缓慢。李昭德多次停下等他,他还是赶不上来。李昭德不禁生气地骂道:你这个乡巴佬娄师德笑道:师德不是乡巴佬,谁是乡巴佬。

娄师德巡视并州,在驿馆与下属一同吃饭。他发现自己吃的是精细的白米,而下属吃的却是粗糙的黑米,便把驿长叫来,责备道:你为什么用两种米来待客?驿长惶恐的道:一时没那么多浙米,只好给您的下属吃粗食,死罪。娄师德道:是我们来的太仓促,导致你来不及准备。然后把自己的吃食也换成粗食。

娄师德巡察屯田,部下随从人员已先起程,他因有足疾,便坐在光政门外的横木上等人牵马来。这时,有一个县令不知他的身份,自我介绍一番后,便与他一同坐在横木上。县令手下看见,连忙告诉县令:这是纳言。县令大惊,口称死罪。娄师德道:你因为不认识我才和我同坐,法律没规定这也是死罪。

娄师德到灵州,在驿馆吃完饭准备离去,手下判官道:我们连水也没喝上呢,根本没人答理。娄师德便把驿长叫来,责问道:判官与纳言有何区别,你竟敢不理他?拿板子来。驿长连忙叩头请罪,娄师德又道:我本想打你一顿,但我这个大使打你这个小小的驿长,传出去对我名声不好。告诉你的上官吧,你小命又难保。算了,我饶了你。驿长叩头流汗,狼狈而去。娄师德望着他的背影,对判官说,我替你出气了。

感愧狄公

娄师德曾推荐狄仁杰担任宰相。狄仁杰拜相后,对此丝毫不知,多次排挤他,将他放了外任。武则天问狄仁杰道:娄师德贤明吗?狄仁杰道:他担任将领谨慎守职,是否贤明,我就不知道了。武则天又问:娄师德知人吗?狄仁杰道:臣曾与他同僚,没听说过他知人。武则天道:我用你为宰相,就是娄师德举荐的,看来他确实知人啊。然后拿出当初娄师德举荐的奏章。狄仁杰大惭,叹道:娄公盛德,我被他宽容相待却不知道,我不及他太远了!